精选分类 男生 女生 书库 完本 排行 书单 专题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都市 > 我在农村烧大席 > 208累了就回村

我在农村烧大席 208累了就回村

作者:倚山修竹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3-01-26 18:36:06 来源:繁體文學源四

云溪第二天从家里又拿来干银耳,一大早就过去。

过去的时候,云溪先是做了一些鸡蛋汤,都是整颗鸡蛋,煮到蛋黄溏心的状态,给早上前来帮忙抬棺的人吃。

大早上,一晚热乎乎的鸡蛋汤。

一人一颗鸡蛋,里边在加入香油跟一些紫菜,还有香菜。

这一碗连汤带鸡蛋,下肚以后,瞬间就感觉肚子里暖和,身上有劲。

云溪接着准备席宴,等下葬之后,回来就开席,这白事就办完了。

符根家的白事,是村里办白事最利索的一个,可能符根也想着,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太多的能力一个人安葬儿子,大伙帮忙,干脆就趁热打铁,让儿子好走。

喝完鸡蛋汤的几位大哥,还有许多临时来帮忙的,院子里站着围观的,大家都在院子站着,还有在大门口站着的人,人们围着满满的,也是一种送行。

都喝过鸡蛋汤,就打算准备开干。

一起把棺材前的桌子挪走,把花圈也搬出去。

门口还有一辆把棺材拉出村口的灵车,需要几人合力把棺材抬到灵车上,这棺材是符根之前给自己准备的木棺,都是实木打造的,也比较沉重。

这时,符根站在院子里,看着众人在做准备工作,瞬间符根哭起来,说着:

【稳定运行多年的,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huanyuan】

“等等,在等等,我在看看我的儿。”

符根哭着上前,趴在棺材前,瞬间把悲伤最后一次爆发出来。

这时看着符根趴在那,大家一时不知道怎么弄。

也有的人跟着一起哭了起来,看着这个瘦弱的老人,这里边躺着是他相依为命的儿子,怎能不伤心。

这时候,高福星上前,试着把符根拉起来,这样哭下去... ...中午也下葬不了,万一符根在哭出个好歹。

符根趴在棺材上哭诉着,口口声声说着:

“只剩下我了。”

符根哭着,高福星看着这样哭不是办法,直接把符根抱起来,抱着走开。

符根瘦弱的身躯,高福星一把就抱了起来。

高福星刚把符根抱到椅子上坐下,就来了一阵小型的龙卷风,绕着符根转了一圈。

之后风又把桌子上的蜡烛熄灭了,符根的眼泪慢慢止住了。

院子里谁也没有说话,都静悄悄的看着这一幕。

就在几位帮忙的人打算在行动的时候,符根说着:

“我回屋后你们在抬着棺材走,我不看。”

符根说完后,慢慢的转身过去,看着众人,说道:

“就麻烦大家了,老头子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们的恩情。”

说完,符根向着院子里的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接着就往屋里走,围观的妇女们,还有一些男人们,都默默的留着眼泪。

因为符根不去墓地,是高福星带大家过去,把棺材入殓下葬,所以符根感激大家的帮忙。

这时院子里高福星指挥着众人:

“放炮,起棺。”

别人的白事,这个声音一出,第一听到的是哭声一片。

可是今天没有哭声,除了炮仗的声音,一发又一发的炮,响彻天空,哭声并没有伴随着。

还好有炮仗的声音随着,也不显得逝者走的单调。

接着就是十五个大小伙,一起说道:

“一二,起。”

声音响亮,屋里的符根听到外边的声音,已经哭不出声音了,只是张着嘴巴流着泪。

帮忙的人多,一切顺利。

下葬完以后,人们回来的时候,符根在西屋里蜷缩着睡着了,应该是哭的累了。

高福星全权... ...负责。

看着人们都来了,赶快安顿收礼的人,还有端盘子的人。

院子里整整坐了二十二桌,没有小孩前来,一家基本一个代表,大家来主要是上礼,说是上礼,其实是对符根的关照。

这些礼钱大家也不打算要,是希望他今后一个人留着这些钱,能尽量让生活过的好一些。

云守业也来了,上了五百的礼。

虽然食材有限,但是云溪做的饭一点也不将就。

白萝卜在肉里炖的时间久,软烂入味,配着烧肉吃,又是另一番味道,十分清爽。

云守业也是第一次吃女儿在外边烧的大席菜。

看着桌上的菜,满满当当,虽然都是家常的菜,但是云溪炒的味道十分可口。

烧肉肘子,云溪的摆盘也是十分好看的,中间是炖好的白萝卜块,然后就是绕着一半烧肉,一半肘子肉块,中间把勾欠的酱汁浇上,最后点缀香菜在最上边。

颜色摆盘看着十分诱人,不是平常的烧肉跟肘子,是云溪自己组合的。

二十桌,每桌都是有肉有菜,大家谁也没有说肉少这样的话,都在说着:

“我还是第一次吃,这组合真是稀罕。”

“要不就说云溪专业,这饭菜烧的,真是一手绝活。”

“云溪真是心灵手巧,看着菜,一个菜都能炒出三个味道。”

大家看着云溪做的芹菜炒银耳,还有芹菜跟腐竹拌的凉菜,最后是芹菜跟香孤的炒制。

大家吃着饭,都说好。

云守业坐在一旁,村里人说道:

“老云,你这姑娘养的真好。”

“这好手艺,能天天吃。”

云守业谦虚的说着:

“孩子们都有自己的特点,我就是专心种地,其它的不多干涉,你们的孩子们也很优秀,人家还能在省会城市安家。”#b... ...br# 云守业说完后,另一人说道:

“哎,是呢,培养一个孩子得多少精力,可怜根叔,中年丧偶丧子,老年又丧子,身边孤苦无依,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话一出瞬间氛围又凝重了。

一位大叔说:

“我儿子前几天想辞职从外地回来,说公司压力大,我也没当回事,还给孩子骂了一顿,哎,今天这事情,让我这心里跟猫挠的一样,心乱的我,孩子们现在心里压力大的,我也没钱,帮不了什么,他就自己一个人在外打拼,哎,我现在真想让孩子回来。”

“孩子们有时候累了,就让回来缓缓,现在的年轻人不像咱们那时候,压力都不一样,他们是心理压力大,咱们是苦力大。”

“哎,快别说了,越说越伤心,根叔这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可是诛心呀,咱们好歹有孩子在身边。”

“想孩子们了,让回来看看,钱哪有挣完的时候,现在城里的日子也不好过,物业水电,样样都是钱,不如咱们村里,还能走街串门。”

“吃菜吃菜,云溪这么好的饭菜,别凉了。”

“吃这个豆角炒肉片,真香,一会来个米饭,这美味,就是香。”

“你们吃这个宫保鸡丁,好吃,这饭菜除了咱们村云溪,别人根本做不出来这个味道。”

“是呀,快吃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